学术空间
参观服务

无节假日全年开放,周二至周日

9:00-16:00开馆

每周一设备维护,闭馆

对社会免费开放,在领票处领取免费门票参观

东北抗联历史研究
梁树林——东北抗联吕老妈妈

梁树林(18951983),辽宁省开原县人。1926年迁居黑龙江省珠河县侯林乡大青川。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10月任珠河抗日游击区妇救会会长、哈东支队救国会会长、游击区区长、党支部书记、五县联络站站长。1936年春被捕,后经党组织营救出狱。1949年任尚志县(原珠河县)农业社党支部书记。1951年东北人民政府授予梁树林“东北抗联吕老妈妈”的锦旗,成为毛泽东命名的中国“八大妈妈”之一。她曾列席全国政协会议,多次当选县、省、全国人民代表,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宋庆龄、邓颖超等的接见。1983720 日病逝。

 

50来岁的梁树林因丈夫姓吕,被称为吕老太太。老夫妻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都正值壮年,家里虽不富有,但也算小康之家。梁树林虽没念过书,但是却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与爱国思想。1933年,赵尚志等率部在珠河县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活动,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梁树林认为抗日游击队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是为百姓和国家打鬼子的,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是件光荣的事情,因此动员两个儿子都参加了游击队。她又把家里所有的财产和粮食全部送给游击队,作为给养。她的家也成为部队的中转站,几乎每一个抗日战士都在她家住过、吃过饭。迎来送往,梁树林总是那么热情、亲切、周到,因此,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吕老妈妈”。

1934年冬到1935年春,在不到百天的日子里,梁树林的大儿子吕文才牺牲在三股流,二儿子吕文真牺牲在秋皮囤,任妇救会长的大儿媳被枪杀在大猪圈。当她听到这个痛心的噩耗,并未现出半点儿悲容,反而很平静地对邻居讲:“送他们到队伍上时,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我的儿子是为了国家而死的,也是为了咱们中国人而死的,这没啥伤心的,因为这是光荣的事啊!”三军军长赵尚志听到这个消息,带领三军主要将领在梁树林家地上跪成一圈,泣不成声:“我们对不起您啊,大儿子牺牲了,我们不该再派二儿子上前线了。今后我们都是您的儿子,我们来养您,为您送终。让我们一起叫妈妈吧……”

1934年11月底,赵尚志率部在肖田地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时左臂肘部负伤,到后方医院治疗。转年初,赵尚志要重返抗日前线了,临行前来吕家告别。这时他的伤还没有痊愈,穿着单薄的衣服,伤口只是用布简单地包扎着。梁树林看到后,心疼地说:“伤口还没好利索,要是冻着了就更不容易好了。”翻遍家里,也实在是没有厚实一些的衣服了,梁树林就把吕大爷的一个皮套袖给赵尚志戴上,抵御风寒。

1934年,赵一曼从哈尔滨来到珠河抗日游击根据地工作。梁树林见她长得又白又漂亮,太出众,不像农村妇女,就为她找来一件偏襟上衣和一条大肥裤子,又为她梳了一个疙瘩髻,还不让她洗脸。这样,赵一曼再走街串户发动民众抗日就方便多了。一次,梁树林挎着一筐鸡蛋和赵一曼去老乡家工作,被日本鬼子碰到。日本鬼子厉问赵一曼是谁,因为赵一曼是一口四川口音,在偏僻的东北农村一张口说话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甚至暴露身份。梁树林急中生智,赶紧说:“她是我刚认的干女儿,是个哑巴。”敌人看不出什么破绽,只好放行。之后,赵一曼就正式认梁树林为干妈,她们工作上互相商量,生活上梁树林对体弱的赵一曼照顾的更多一些,周围人都说她们像一对亲母女。

1934年冬,珠河抗日游击根据地扩大到周围的六县十二区。在珠河中心县委和哈东游击队的领导下,根据地内的广大民众,既不再受土匪的骚扰,也不受敌伪统治者的压榨。农民种地,不再向地主纳重租,也不缴一切苛捐杂税,生活普遍得到了改善,到处呈现出军民团结抗日、努力生产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使抗日部队有了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的战略后方;群众有了一处安身立命之所。根据地被赞誉为人民的“红地盘”。日伪当局则视其是“共匪的哈东乐园”,发出“珠河地方俨然成为一共产王国”的哀叹,对它恨之入骨。

1935年,日本侵略者为扑灭哈东抗日烈火,派大批日伪军对根据地进行春夏秋三季连续“大讨伐”。敌人采取坚壁清野、各个击破的策略,对抗日部队进行围剿,所到之处实行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致使田园被烧毁,财物被掠夺,许多同胞惨遭杀戮。到处是熊熊的烈火、红红的鲜血。游击根据地遭到严重破坏,抗日军民处于极大的危难之中。为了保存抗日的有生力量,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和三军领导人决定除留下少部分队伍在珠河地区继续坚持活动外,主力部队向东转移,到松花江下游地区开辟抗日游击区和建立根据地。

一天,李兆麟来到梁树林家,对她说:“大娘,你们一家积极参加抗日,咱们这儿都知道,要是留下来太危险了,你们还是跟我走吧。”梁树林略微想了一下,说:“地方党的事情我还没有安排完,我还是留下吧。再说,赵一曼还有病,我还得照顾她;老头还得给二团拉给养;儿童团的事儿,我的两个姑娘还得帮着做些工作。”家里没有什么吃的,梁树林让老姑娘吕凤兰摸黑儿到山坡上採回了一些山韭菜,包饺子为李兆麟送行。李兆麟躺在炕上,悲壮地唱着一些抗日歌曲,活面的梁树林眼泪止不住淌下来,掉在面盆里……正吃饺子时,赵一曼来了,大家边吃边回忆着以前的种种激动人心的场景,互相叮嘱分别后要注意的事情。

1936年春,敌人的“大讨伐”越来越残酷,烧杀抢掠,横冲直撞。梁树林把部队被服厂剩下的一点布、三军和哈东游击区的党员名册及一些重要文件藏好。可让人担心的是,三军设在大猪圈的被服厂和医院还没有转移,里面还有二十来名重伤员和在那里工作的抗联战士,需要人手帮着转移;同时,伤员们急用的黄碘和紫酒又快用完了,也需要人去珠河县城买来。人员紧张,梁树林顾不得四处伪满警察、特务的疯狂抓捕行为,决定自己冒险亲自走一趟。她先到一面坡联系好了帮助医院和被服厂转移的人,又到珠河县里约好了为部队送子弹和药品的人。可就在即将返回的时候,由于汉奸告密,梁树林被特务抓进了伪珠河县警察署。

在伪警察署,梁树林面对敌人的软硬兼施,大义凛然,宁死不屈。第一次审讯时,她的左侧肋骨被打折了一根;第二次审讯时,上了一夜的大挂;第三次审讯被强灌臭水,前面的牙齿都被撬掉了,每一次都折磨得她死去活来,但她始终没有说出有关抗联和县委的一点儿情况。两个多月后,梁树林被党组织营救出狱。为躲避敌人的纠缠,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出狱后的梁树林和吕大爷领着两个姑娘回到了辽宁老家,直到日本鬼子投降后才返回珠河。

为了抗日救国,梁树林献出了三个孩子的宝贵生命;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她宁死不屈;许多抗联战士都吃过她做的饭,在她家养过伤;抗日女英雄赵一曼认她做干妈;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李兆麟等与她关系密切……1951年,梁树林被毛泽东命名为中国“八大妈妈”之一,东北人民政府授予她“东北抗联吕老妈妈”的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