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空间
参观服务

无节假日全年开放,周二至周日

9:00-16:00开馆

每周一设备维护,闭馆

对社会免费开放,在领票处领取免费门票参观

东北人物研究
王学尧——为光明而战


【王学尧(1910-1936),原名王道德,黑龙江省阿城县人。1926年在哈尔滨市第二女中任教并从事俄文翻译工作。1932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负责哈尔滨市道里区委工作。1935年春,到三棵树机务段当扫车工人,建立发展共青团组织。同年秋,组织派他去密山县委工作。1936年6月,在哈尔滨被捕入狱,同年10月被敌人杀害。】

1936年夏秋之交的一天,哈尔滨伪第四军管区司令部周围聚集着许多人,一群荷枪实弹的伪警察和日本宪兵警惕地巡视着人群。过了一会儿,几个警察押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就是被日伪当局判处死刑的中共地下党员王学尧。他拖着沉重的镣铐,不时向路边的人群中张望,寻找着亲人。而在远处的人群中,妻子周占英拖着即将临盆的身子,早已是泪流满面,在心中呼喊着丈夫的名字。但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不能上前,只能目送着亲人的背影渐渐远去。

 “九一八”事变前夕,王学尧一家迁居哈尔滨,住在新安埠(即道里区)安丰街45号院内。在这里,他先后结识了住在同院的中共地下党员金剑啸和中共哈尔滨市委组织部长的杨一辰,在他们的影响和教育下, 1932年5月,王学尧加入中国共产党。

王学尧入党后,党组织派他以哈尔滨道里区八道街白俄饭店翻译的身份为掩护,承担与江北抗日武装接头以及运送文件和传单的任务。有一次,他奉命将一批刚印好的传单装在一个点心盒子里,到道里中国街马迭尔宾馆附近交给接头的人。当他按约定时间到达那里时,只见一个拎着同样点心盒子的青年人从对面走来,到了近前,两人同时惊喜地说道:“是你!”原来,来人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高成儒,他们在参加学生运动时相识。二人并未多言,只是会心一笑,迅速地交换了手中的盒子,各自离开。刚走出几步,王学尧发现高成儒身后有个特务,鬼鬼祟祟地跟着他。于是紧走几步,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包石灰投向那人的脸部,特务顿时捂住眼睛乱叫。两个人乘机混入人群,脱离了特务的视线。

同年秋,共产国际在哈尔滨的秘密机关英亚社要创办俄文报纸《哈尔滨新闻》,向地下党组织要一名翻译,于是王学尧被派了进去。他还与金剑啸密切配合,用化名在当时的《国际协报》、《大北新报画刊》上发表反日文学作品。

1933年,王学尧负责中共哈尔滨市道里区委的领导工作,主要在哈医专、哈工大等大专院校学生中开展革命宣传,使不少青年学生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为了在铁路工人中发展党团组织,他还以扫车工人的身份打入三棵树机务段开展地下工作,很快发展了20多名工人加入共青团。

王学尧在工作中机智勇敢,不畏艰险。一次,区委有重要工作要向中共满洲省委书记杨光华汇报,但负责联络的同志发现杨光华窗户上的暗号变了,恐怕出现问题。王学尧得知后,装作去找人的样子前去侦察,结果发现一切如常,原来是俄国房东把窗帘摘下来洗了,还没来得及挂上。疑问解决了,联络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王学尧的家庭堪称是革命的一家。他的父亲王廷茂曾在中东铁路搞过宣传,“九一八”事变后参加了哈尔滨革命互济会的活动,这是中共地下党领导的一个外围组织,主要是探视、营救被捕的同志,以及救济他们的家属。王学尧的母亲是一位缠过足的老太太,和蔼可亲,她痛恨日伪的统治,支持革命,对到家中接头和暂住的地下工作者,热情招待,关怀备至。许多地下党员和抗联部队的同志都曾在他家住过,其中有杨一辰、赵尚志、夏尚志、杨光华、张有才、张福生等。

王学尧的妻子周占英,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姑娘,在他的影响下,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当时地下党组织在他家召开秘密会议,周占英就为大家烧火做饭,站岗放哨,还为王学尧保管文件。王学尧叮嘱她:“遇有紧急情况,就将文件吃掉或烧掉,千万不能让文件落到敌人的手里。”所以她平时兜里总是装着一盒火柴。

王学尧一家经常掩护地下党员和来省委办事的抗联同志,因此他要求家人要处处谨慎。他与地下党组织共同约定了暗号――如有情况,就在窗户上贴一小块白纸。所以不论在他家开会或暂住的同志,从未发生过意外。后来王学尧被捕后,日伪特务在他家中埋伏监视,他的母亲趁敌人不注意,悄悄地在窗户上贴上一小块白纸,来接头的同志看见暗号后都安全离开了,敌人最终一无所获。

   王学尧在哈尔滨的频繁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935年4月,党组织安排他到密山县委工作,他奉命打入伪军中作策反工作,成功地组织了一次伪军哗变,为抗日队伍筹集了一批物资弹药,壮大了抗日力量。10月,密山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王学尧又回到哈尔滨。

1936年6月,王学尧不幸被捕,敌人对他施以酷刑,妄图让他供出党组织的情况,但他始终坚贞不屈。在狱中,他教难友们唱《国际歌》,鼓励同志们与敌人斗争到底。还劝诫看守,不要甘心做亡国奴,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一名看守被他的爱国精神所感化,悄悄找到他家,将他在狱中的情况和会审的时间告诉了他的家人。军法会审那天,妻子周占英拖着即将临盆的身子早早地守候在第四军管区的路边,却未能与丈夫说上一句话。

10月13日,在哈尔滨极乐寺东射击场,王学尧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

王学尧就义后的第八天,他的女儿诞生了。抗战胜利后,王学尧的父亲王廷茂给孙女取名王烈遗,并在当年日伪发给家属的“领尸证”上写下了“死在光明”四个大字。

1948年王廷茂老人将珍藏多年的“领尸证”捐献给东北烈士纪念馆时,称儿子是“与黑暗决斗,死在光明”,要让这份历史的见证成为传承爱国主义精神的生动载体,教育后人。